游客发表

80年退伍,师机关参谋追上列车把我拦下,后来我干到军保卫处处长

发帖时间:2024-06-21 11:27:25

【声明:文章根据退休干部蒋中民同志来稿整理,年退为便于阅读个别细节合理虚构】

1980年退伍时,伍师卫处我已经登上回乡的机关军保列车,师机关章参谋追到火车上硬是参谋处长把我拦了



下来,后来,追上我被送到干部教导大队集训,列车提干后一直干到集团军保卫处处长。把拦

退休十几年了,下后可每当回忆起自己当兵时的年退经历,庆幸自己遇到了爱兵的伍师卫处首长,否则,机关军保我不会有今天。参谋处长

1 奔跑着上学的追上少年

我的家在豫北一个偏僻小县,然而我们县却很特别,列车县是把拦河南的,但县城却建在金堤河以北的山东莘县樱桃园乡的地盘上,这样的县城全国也找不出几个来。

我们这儿还有一个顺口溜:山东省里有河南县,河南县里有个山东的乡,山东乡里有一个河南村,河南村里住着山东人。瞧瞧,我们这里山东、河南人的归属似乎有点乱。

而我们村庄的孩子包括我们这一代,从小学到初中,都在樱桃园乡河南人的学校上学,从家里到学校有12里路,我7岁后天天跟着哥哥、姐姐们到学校里读书,风雨无阻,这些年里最费的是鞋子。

妈妈纳的鞋底、鞋面,光鞋底就有一公分多厚,是用一层层碎布和浆糊粘接䁁干后,用针线密密麻麻缝制而成的,然而就是这样手工制作的鞋子,我一年一双,妈妈曾笑话我穿鞋子像吃鞋子,鞋底被磨穿了,从底部洞口能看到脚底板。

长年的走读让我走起路来快步如飞,而且个子也长得细高,只是那时我没有想



到,之后到部队,我因为动作迅速、跑得快而被挑到警卫班,后来当了首长的警卫员。

2 参军入伍

转眼间到了1977年底,这一年我17岁,部队征兵的消息,让家庭负担很重的一家人看到了曙光,家里7个孩子,我是老三,这么多张嘴压得父母喘不过气来,当时一听到部队征兵消息,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,父亲便迫不及待地让大哥带着我到公社报了名。

然而,部队征兵要求男性18岁,大哥在给我办理征兵登记时,直接把我的出生时间提前了一年,因此,我档案里出生时间一栏,从此变成了1959年,所幸提前一年影响并不大。

12月19日,我走完体检和政审的所有流程,也穿上了崭新的绿军装,22日我们到了300多公里外的部队,之后,我和新战友们度过了紧张、规范的新兵训练生活。

但是,让我意外的是,新兵训练结束,师警卫连来挑人,而负责挑人的却是我们新兵连的副连长,这时我才知道,副连长是警卫连的副连长。

三个月的新兵训练生活中,副连长天天和我们训练、生活在一起,长跑、打球、



5公里越野赛,我这个身高一米七八、综合素质好、特别善于奔跑的优等射手,是副连长第一个直接挑出来的,之后我们9个被挑选出来的新兵,跟着副连长来到了师警卫连。

3 给首长当警卫员

到警卫连的第二天,我就被分配给师参谋长当警卫员,其他新战友分别分配给师里其他首长当警卫员,当天,连长就带着我找到师机关的章参谋,一起向师邢参谋长报到。

邢参谋长很忙,我们到他办公室门口时,门口有几个人在等待,我们只好在旁边的一个空屋子里等着,不一会,邢参谋长出来上厕所,正好遇到站在门口的章参谋和连长。我在走廊上向邢参谋长敬了一个军礼,邢参谋长回了一个礼,上下打量了我一眼,显然首长知道我是他新来的警卫员。

首长原来的警卫员还没离开(老警卫员将下到连队当班长),他在首长休息时带着我到了邢参谋长的办公室和家里,一是认认门,二是介绍一下警卫员工作的内容和注意事项,后来,我才知道,首长的警卫员并不是背着枪跟在他身后保护他,而是作为首长工作和生活的帮手,做些琐碎而细小的辅助性工作。

每天首长上班前、下班后,我都要到首长的办公室,整理桌子上的卫生,除了首长留有字条不让动的材料、文件之外,我一般都要把办公桌的文件、资料摆放整



齐,清理好废纸篓里的垃圾(碎纸片不能倒入垃圾桶,而是集中存放,定期烧毁),清洗水杯和烟灰缸,打扫卫生,把开水壶的水打好。

然而,我再回到邢参谋长家里,提着布兜到机关小灶给首长一家打好早饭,有时,还有照看一下家里的老人和小孩。

然而,我在接受这份任务之前,连长就专门给我们上课,说警卫人员干好工作是本分,更重要的是,作为首长身边的工作人员,要做到作风正派、品行端庄,思维敏捷、反映灵活,眼勤手快、干净利索,尤其要有强烈的保密意识,看到的、听到的、接触到的都不能出去乱说,即便是亲人、老乡、战友或者同学也不例外。

连长还对我们讲,让我们去给首长当警卫员,是组织对我们的信任,是为了减轻首长不必要的工作和家庭生活的负担,让首长集中精力处理部队建设方面的事情。

平时,机关章参谋负责我们这几个警卫员的日常管理,遇到工作上的事情,他会召集我们开会,部署任务,讲评工作,提出要求,我们有什么困难,也都向他汇报。我们工作方面的事情,一般不给警卫连汇报,而除了发津贴、发服装、就餐等事项外,警卫连一般不插手我们工作上的事情。

4 照顾首长家人生活

我按照章参谋的要求,日复一日地认真做着邢参谋长日常工作和生活上的事情,



渐渐地,邢参谋长对我的工作表示出了赞赏,说我干工作认真、负责,头脑灵活。

1979年的3月,邢参谋长在老家的父亲病重,邢参谋长回家呆了两天就匆匆返回部队,留下夫人(警卫员都叫阿姨)在老家照顾老人,替他尽孝,但是,邢参谋长的孩子却在部队家属院,每天还要上学,家里喂的鸡还要定时喂,邢参谋长把这个情况和我说后,我立马明白首长的意思,说首长放心,这些都是小事,我能干好。

之后一个多月里,我吃住在首长家,天天给孩子打饭,然后打扫家里卫生,抽空喂鸡,当然,首长办公室的清理我也抽空去完成,每天都十分忙碌,幸亏我腿脚利索,跑的快,邢参谋长两边的事情我都没耽误。

后来,阿姨回来了,我的事情轻松了些,但是,首长和阿姨对我的工作赞不绝口,还多次给章参谋说表扬过我。

一个周末,邢参谋长在家休息,他看到我进了屋就招呼我过去,首长第一次询问我的学历以及家里的情况,于是,我一五一十就把自己情况向首长作了汇报,首长听后并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说我工作干得不错,让我有空的话,多向章参谋和连长他们学习,有时间的话,应该到基层锻炼一下为好。

5 回到连队当战士

首长的话当时我不理解是啥意思,只是觉得首长好像对我的工作不太满意,我更加小心翼翼地工作。



1980年初,章参谋通知我,春节后回到警卫连工作,首长这边已经安排了新的警卫员接替工作,我只好向新警卫员交接后,就返回了警卫连,担负起日常站岗执勤任务,只是我的肩头多了一份责任,我被任命为警卫班的副班长。

回到连队好长时间,我都闷闷不乐,我觉得自己干得挺好的,突然就让我回连队,而连长和指导员更是对我严格要求,虽然说他们也教我方法,但我心里有疙瘩,干起工作来不是很顺心。

在连队的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间到了深秋,一年一度的老兵退伍工作就要到了,连队开展了“一颗红心、两手准备”的专题教育,我作为服役期满的老兵,也在退伍的范围,而我也做好了退伍的思想准备。

11月18日,老兵退伍工作开始了,很快,连队党支部宣布了退伍名单,我在这个名单里,我回想起自己入伍以来的工作,觉得自己努力了,义务也尽完了,也该回家为自己的未来考虑考虑了。

6 退伍被拉下火车

11月21日,营区广播里反复播放着送战友的歌曲,我和退伍战友吃完部队最后一顿丰盛的饭后,踏上了送行的大客车,很快我们就到了火车站,火车站专门为打开了绿色通道,我们从侧门登上了返乡的火车。

然而,就在火车即将开动的时候,章参谋却气喘吁吁地跑进车厢,他找到了我后



二话没说,就让我收拾背包下车,我当即就懵了,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,火车却开了。章参谋一看,坏了,他扭头对车外的送行的战友说,让司机小王速到火车的下一站接他。

章参谋把我拉到一边,掏出一份通知,上面写着让我和另外一些战友到集训队学习的内容,我不解地问,我都退伍了,这还有用吗?章参谋拉着我的手一个劲地道歉,对不起,对不起,最近忙着老兵退伍工作和几份材料,昼夜加班,忙糊涂了,而这份通知我早就收到了,放到办公桌上的材料堆里给忘记了……

后来,我们在下一站下了火车,军车也匆匆赶到。在返回部队的路上,章参谋说,邢参谋长十分看重你,觉得你身上有着农村孩子艰苦朴素、任劳任怨、踏实肯干的可贵品质,是个好苗子,首长让你回连队,有意对你进行锻炼,现在让你去干部教导大队集训,回去抓紧体检,然后到集训队报道。

我到干部教导大队集训8个月后,被任命为警卫连排长。

后来,我先后担任过警卫连的副连长、连长、师保卫科干事、科长,军队精简整编后到集团军保卫处当副处长、处长,

2010年,我离开了工作和生活了33年的部队,从处长岗位上退休。

部队分工不同,每个人担负的任务不同,我们每个人都是国防建设的一颗螺丝钉!



命运,不负勤奋前行的人!

一个人把该做的事做了、该出的力出了,成功就在其中,未来亦在其中。

【以上内容素材,来源于作者退休干部蒋介民同志来稿,整理时个别细节有虚构。文章不代表作者观点,无不良导向,请理性阅读,切勿对号入座。如有侵权联系删除】

声明:个人原创,仅供参考

相关内容

随机阅读

热门排行

友情链接